该做的事

作者:Laura Craik

多年的外星探索表明,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实在是奇迹级别的珍贵,当然值得我们尽其所能地保护。在大部分人盲目买买买的社会风气下,环保消费态度显得如此难能可贵——跟着时尚编辑 Laura Craik 调查如何满足爱美之心,同时保护环境。

Stella McCartney by Art School
创意指导和造型:Eden Loweth 和 Tom Barratt / 摄影:Tom Barratt / 发型和妆容:Tom Barratt / 模特:Princess Julia、Nicole Ngai 和 Laura Thomas / 创意总监助理:Laura Thomas

事实摆在眼前,但大家熟视无睹。因此,我们选择在顶级零售中心出版的杂志讨论有益环境的时尚。走进 Selfridges,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抑制自己的购物欲望。这就是百货公司的强大魔力:不仅能满足顾客已知的需要,还能挖掘顾客未知的欲望。百货公司这样对待顾客确实很周到,可是对环境有利吗?

Selfridges 采购及营销总监 Sebastian Manes 表示:“环保时尚很难准确定义,而我们选取了简单而直接的角度应对。Selfridges 选择品牌合作伙伴时,遵守一套道德贸易和可持续发展准则;合作期间,我们亦会和品牌保持密切联系,了解品牌如何履行环保责任。对于有意制定可持续发展策略的品牌,我们亦会开放合作机会。与此同时,Selfridges 还致力向顾客传递相关信息。”

知识就是力量,这个道理用在“绿色消费”也一样行得通。时尚巨头 Selfridges 发起“奢华反常态”的活动,通过探索“奢华”的本质掀起购物新风尚。毋庸置疑的是,一件衣服穿到老绝对是不切实际;没有底线的“豪放买”和拘谨压抑的”毫不买”之间其实存在着皆大欢喜的折衷方案——亦正是当今时尚界大力倡导的理智消费。

所谓‘知识就是力量’,绿色消费也一样。

理智既然是正确的处事态度,应用在消费之上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吗?毕竟在环境污染方面,时尚行业难辞其咎:排名仅次于首位的石油工业,每年产出 12 亿吨温室气体,超过国际航空和运输合计的年排放量。单单是英国,用于运送衣服和家用纺织品到堆填区就折损 820 亿英镑的经济量。那些捐给慈善商店的衣服只有 12% 真正卖出去;大部分都打包送去海地,霸占着堆填区空间,几十年都不会腐烂。这些都是赤裸裸的事实——那条本应带给你我快乐的派对连衣裙,背后的代价是何其沉重。然而,作出改变的第一步就是要了解真相。

其实 2017 纪录片《蓝色星球 II》热播之前,时尚界已经开始觉醒,开创良心制衣的概念。Stella McCartney 是当之无愧的先行者——在有机农场长大,家庭成员奉行素食主义,自小受到环保理念的熏陶,自然毕生对环保充满热情。Stella McCartney 于 2001 年开创的不仅是同名品牌,更是时尚界先河;品牌极力跟进供应链的源头,从而减低生产过程对环境的影响。如果说人造皮草和皮革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,以下在奢侈市场是前所未有:品牌所用的羊绒全部都是回收而来,粘胶纤维是通过环保方式取得,女装所用材料中的 53% 亦是通过环保方式取得。2017 年 11 月,Stella McCartney 与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基金会合作制定了一份可持续发展报告;报告指出,我们购买的服装数量在 15 年来翻了一番,穿着次数却下跌了 20%。

Stella McCartney Falabella 豹纹包(即将推出)/ Stella McCartney 连衣裙(即将推出)

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归咎于“快时尚”和盲目的消费观念:不管是否有需要,反正便宜就可以随便买。转折点发生在 2015 年,Livia Firth 在纪录片《真正的成本》中表示:“他们(快时尚品牌)让我们自以为更有钱,因为我们可以买到更多衣服。但我不想让其他妇女陷于贫穷,仅仅因为我可以感到富有。”——似乎一语惊醒了许多梦中人。

正如 2001 年纪录片《快餐国家》改变了大众对廉价食物的看法,《真正的成本》揭开了廉价服装的真面目。作为后者的制片人之一,Livia Firth 一直热衷于推广环保理念。她创办了公司 Eco Age,帮助Gucci、Chopard 和 Sergio Rossi 等数百家奢侈品牌改善供应链。Eco Age 近期启动了 The Commonwealth Fashion Exchange 项目,促进各国之间建立环保贸易网络。

在这方面,奢侈时尚非常有发言权。在价格方面,设计师品牌确实会让人望而却步。但对于大多数人,如果实在要少,那一定会选择质量更好、更耐用的产品:廉价生产的平价品牌手袋,专业工匠手制的设计师品牌手袋,你会选哪个?

如果一件物品价值不菲,需要省吃俭用才能买下来,相信正常人都不会随便扔掉。

Stella McCartney 是当之无愧的先行者——在有机农场长大,家庭成员奉行素食主义,自小受到环保理念的熏陶,自然毕生对环保充满热情。

随着气候变化的证据不断涌现,关注相关议题绝对是酷事一桩,当然会有越来越多的英国年轻设计师投身其中:Patrick Grant 创办制衣公司 Community Clothing,为英国纺织业界的技术工人提供职位;Samantha McCoach 的时装品牌 Le Kilt 以羊毛单品起家(粉丝包括苏格兰摇滚乐队 Garbage 的主唱 Shirley Manson),材料供应源头遵从道德标准。放眼望去英国以外,亦有不少同道中人。瑞典品牌 Deadwood 选用回收皮革制造机车夹克和配饰;新西兰品牌 Maggie Marilyn (粉丝包括 Kendall Jenner 和 Karlie Kloss)的生产线主要在奥克兰本土,尽量使用有机棉和负责任采得的真丝。以上这些品牌正是“奢华反常态”活动主题的鲜活例证,只要有想象力和努力,“慢时尚”也可以取得成功。

就连更新速度相当磨人的时尚大牌,也开始采取行动。Gucci 去年九月的米兰发布会传达出这样的信息:“抵制速度使人落后,抵制创新使人贫穷”。不久前,Gucci 亦宣布在春季结束前停止使用皮草,加入 Giorgio Armani、Calvin Klein、Ralph Lauren、Tommy Hilfiger 和 Vivienne Westwood 的阵营。

Stella McCartney 迷你 Baby Bella 包(即将推出)

当然,作出改变的不止是奢侈时装品牌;珠宝业界也有大动作。金银的需求导致过度采矿已不是一朝一日的事情,更别提钻石对人文社会的负面影响。Tiffany & Co 是首个在供应链上对症下药的珠宝品牌,贵金属和宝石来自遵守环保准则的采矿商;若钻石来自安哥拉和津巴布韦等违背人权的国家,则一律拒绝使用;有专门的主管负责可持续采矿项目和珊瑚保护,不枉 Holly Golightly 的厚爱。就连香槟品牌 Louis Roederer(代表作 Cristal 粉红香槟)和 Henri Giraud(Selfridges 特选香槟的酿酒商)亦加入到绿色运动中。Louis Roederer 拥有大面积有机和生物动力酒庄,为 Champagne 地区之冠。Henri Giraud 早在 1992 年就已经放弃使用除草剂和杀虫剂,同时开展可持续农业。

///

 

毕生对环保充满热情

再到旅游业——改善经营模式而不牺牲待客之道逐渐成为酒店业潮流。Tierra Atacama 成为智利首家酒店,在白天单纯依靠太阳能营业;瑞典的 Harads 酒店直接建造在树丛中,以水电运作,将对大自然的干扰降至极低;奥地利的 Forsthofalm 酒店则使用环保开采的木材(而且是亏月期间开采,树液较少,因此材质更为结实)建成,利用生物颗粒物取暖,提供本土生产的有机食材。

对于奢侈品和环保两者的结合,质疑的声音从未消停过。令人宽慰的是,有志之士并不因此妥协,反而是跨界联合,朝着同一个目标携手奋进。“奢侈产品当然可以是有利环境,”Sebastian Manes 直言道,“毕竟 Selfridges 已经 13 年没出售过皮草产品,2015 起亦停止销售一次性塑料瓶装水。可持续发展本质上是指为长远利益作出负责任的选择。我们知道顾客在乎环境问题,因此我们亦着力帮助大家作出正确的购买选择,同时保持时髦姿态。进步需要每个人都迈出脚步。”

奢华反常态:
艺术流配饰 

若想了解项目的更多细节,可浏览《The Selfridges Poster》杂志,欣赏更多发人深省的文章和照片。

发现更多

奢华反常态:
艺术流配饰
 

若想了解项目的更多细节,可浏览《The Selfridges Poster》杂志,欣赏更多发人深省的文章和照片。
 

发现更多

Powered By OneLink